定位投资

周年洋谈定位投资:对1000个投资主意说不

时间:2018-03-13 17:57:35 | 作者:周年洋 | 来源:周年洋 | 阅读数:765
摘要:在投资世界,多数时候,让我们后悔的不是我们没有做的事情,而是我们做了的事情。

 

今天的iPhone得到世界厚爱,成为高端智能手机的代名词,苹果公司也因为它成为全球最耀眼的公司之一。为何会出现iPhone?当然,这是一代天骄史蒂夫.乔布斯的功劳。iPhone的简约之美,体现在外形界面,更体现在操作上,不管是幼儿老人还是技术盲,使用iPhone都毫无困难。这一切都打上了乔布斯的浓厚色彩,他信奉“简单是终极的复杂”(Simplicity Is The Ultimate Sophistication,或者翻译为简约是细腻的极致)。人天性上喜欢把事情弄得复杂,乔布斯怎么能做到追求简单呢?在我喜欢的《反脆弱》一书中,我找到了答案:“人们以为你关注某件事就意味着你赞同你关注的事情。但实际上完全不是那么回事。这意味着对其它上百个好主意说不。你得特别谨慎挑选。实际上,我对自己未曾做过的事情与对自己已经做过的事情同样感到自豪。创新就是对1000个好主意说不。” 作者在书中引用了乔布斯的这段话。

 

 

我记得阅读沃尔特·艾萨克森的《乔布斯传》时,乔布斯以一种恶魔的形象出现,众多才华横溢的工程师被骂得狗血喷头,那都是在开发一个个新产品时经常出现的场景。按照人之常情,被骂的人总是获得人们天然的同情,但实际上,为了做出独一无二改变世界的产品,敢于对平庸或者一般或者还好的产品加以痛骂进行否决的人,更应该获得世人的理解,他们的勇气更值得尊敬。中国话说,严师出高徒。但在现代社会,尊重个人内心感受,要在任何场合礼貌待人的大环境下,为了做出极致产品,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大骂底下工程师的企业家,其实非常不容易(当然我说的是在西方像美国各种法律健全的背景下,确实不是泄私愤的情形,如果泄私愤可能会吃官司),这也是乔布斯生前死后名声不佳的原因之一。

 

如果把场景换一下,从企业经营换到股票投资。如果有一位乔布斯这样异常挑剔的人,对你投资决定1000次说不,甚至不客气地骂人,比如“这样的烂主意你还敢投钱进去,你真是疯了!”“这样的公司你竟然认为是好公司,我认为完全是垃圾!”“把你幸幸苦苦挣来的钱,交给这样一群愚蠢之极的人管理,你能挣到钱才怪!”诸如此类。我想,你开始可能会很不舒服甚至对这种人讨厌至极。但是假以时日,你会对他感激不尽。因为你因为他少赔了很多钱。

 

 

我们多数人是普通人,很容易偷懒,很容易浅尝辄止,更容易在沙滩的地基上开始建楼的行动。我不知道别人,反正对于我来说,如果有一个乔布斯一样的人随时在旁边喝止我的投资行动,把我的投资决定不断地否定,我想我的投资成绩会好很多,更少次数的投资行动,更多大赚的案例,更少亏损的案例。在投资世界,多数时候,让我们后悔的不是我们没有做的事情,而是我们做了的事情。没有做的事情错了,只有一种后果就是后悔。但做了的事情错了,不仅要后悔,还要很艰难地认错和改正错误,而这往往是更难的事情,因为它违背人的天性。人类天性上有爱好行动的偏好,我们要克制这种偏好,就需要努力地培养自己的耐心,培养乔布斯这种对1000种好主意说不的强大意志力。

 

我可以分享一点自己曾经的经历,从中可以看出,对所谓各种好主意烂主意说不,对投资成功来说,是多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

就像没有发明疫苗以前,人一生都要出一次麻疹一样,在投资的生涯中,你几乎一定会做一些像出麻疹一样的事情,比如像短期赚快钱,比如像利用高杠杆工具等等。我就干过这类事情,那是2010年在香港市场。

 

1、想靠仙股一夜发大财,买入北京御生堂(现为保兴资本),股价1港元左右,当时它有一个概念就是能利用传统中医药方开发一种制剂,可以预防非典类流行疾病。买入不久,最高确实涨了20%,我指望从1港元翻倍到2港元,脑海充满了想象,但过不了多久就暴跌,不仅翻不了倍,连本都拿不回。错误的开始,一定会让你在一个时期日夜煎熬,面临清仓还是等待,等股价阴跌到0.5港元时,就干脆不理睬它了,期间,业绩大幅亏损,持续了一年半载后,大股东的老千本性就出来了,股价跌到3港仙,大股东开始玩缩股增发的游戏,股价继续阴跌,最后几乎等于零,出售都不够手续费了。我的教训时,不要玩仙股,那不是赚钱的游戏,那是折磨人的自虐。

 

 

2、早几年A股没有什么衍生品工具供参与者过瘾,看过港股中各种买卖窝轮的跌宕起伏的故事,忍不住手痒,也想参与一下。我的做法是在买入正股的基础上同时买入做多的窝轮,我刻意让自己偏保守,最大的损失是自己投入的本金,而不是做空导致的风险无限。那真是玩儿个心跳,正股波动不大时,窝轮的涨跌都很大,等正股遇到一个黑天鹅事件时,窝轮一夜之间几乎归零。这期间经历了大半年时间,弄得自己精疲力竭,浪费资金。当窝轮到期时自动归零,好几万港元本金没有了。现在想想真是可惜啊。这些东西还真像麻疹,等经历过一次以后,我对这类东西彻底金盆洗手了。

 

3、但是这些显而易见的错误改正了后,我又会轻易进入另一些特别平庸的投资机会。 比如,我在2016年参与了港股金嗓子的投资,一是看到它短期连续暴跌,二是凭自己在国内时的消费经验,简单地认为它在润喉糖这块拥有强大的定位,但实际上,我对它的了解远远不够,基于短期暴跌买入的做法,是一个很普通的投资主意。因为我以前在香港投资过神冠控股,最后是一地鸡毛,我吸收了那次的教训,发现暴跌买入的金嗓子是一个太普通的投资项目后,微亏清仓走人。如果当时没有这种清醒的意识,死死持有到今天,一年半左右亏损50%。如果当时采取严苛标准进行否定,微亏的情形也不会出现,那么我也就不会损失时间和金钱了。它惟一的价值,就是作为一个平庸的投资主意,随时让我警惕自己的投资行动。

 

 

被自己各种投资主意俘获是多么容易的事情啊,人最容易被自己欺骗。真正让你赚大钱的投资主意是很稀少的。芒格说:”如果你把我们15个最好的决策剔除,我们的业绩将会非常平庸。你需要的不是大量的行动,而是极大的耐心。你必须坚持原则,等到机会来临,你就用力去抓住它们。 这些年来,伯克希尔就是通过把赌注押在有把握的事情上而赚钱的。“

 

我不说各种基于技术和图表的投资主意,就是基于公司价值本身的投资主意,比如垄断,比如显而易见的便宜,也是无穷无尽,但是真正值得你去研究并最终投入真金白银的公司,也是非常稀少的。我们在前面的公号文章中谈论过阿斯麦、compass、爱齐科技(隐适美)和味好美,这些公司都是具有垄断特色,但是值得你投资吗?有的可能面临平台被颠覆的可能、有的完全靠天吃饭、有的面临专利过期、有的各方面都很好,但是从来没有便宜的价格等,如此种种,不一而足。

 

产生投资主意的途径很多,比如有的人通过财务指标搜寻,很多情况下,会出来很多公司,粗粗浏览的话,往往会觉得这个不错,那个也很好。

 

在今天这个信息泛滥的年代,我们面临信息的暴力攻击,我们还有各种朋友圈,彼此共享信息,这种信息跟公众信息不一样,因为是熟人是朋友是家人,更容易放松我们的警惕,往往简单选择相信而缺乏深入的思考。在失去警惕的时候,在朋友圈的影响下,你会觉得这个公司不错,那个公司也美妙无比,似乎好股成灾。

 

 

如果不严格限制自己,如果你跟大多数人一样,发现了无数的投资标的,那么你也就跟大多数人一样,业绩平平甚至亏损。投资就是要找绝品,要千里挑一,吹毛求疵,找到那种千载难逢的机会,重仓持有,那样才有可能成就个人投资者优异的业绩。要成为优秀的投资者,你要假定,市场上没有一个好公司。你再通过了解公司,让公司显现出来的特质来证伪你的结论。如果有公司证伪了你的没有好公司的结论,那么你就有了投资的标的。

 

什么是投资的好机会?优秀公司被大幅低估、优秀公司的一般价格、一般公司被大幅低估、一般公司的一般价格。显然,优秀公司被大幅低估是最好的投资机会,这里既包含有当前价值的回归,也囊括了公司未来大幅增长的价值。一般公司的大幅低估,能实现的只是当前价值的回归,但问题是时间需要多长无法预料。

 

在如此多聪明人投身的投资世界,看得见的好标的基本上没有什么好价格,成熟的股票市场确实是有效市场。好机会要在恐慌的时期、大多数人不看好的行业、被不明就里的负面事件导致恐慌抛售的个股里去找,还有就是优秀公司的潜力总是被市场低估,但前提是你要比别人更能理解这个公司,拥有非同一般的洞察力。

 

 

很多时候,即使你发现了投资绝品,你也难免会被市场疯狂或者恐慌的情绪影响,稍不留神就丢掉筹码。我对瑞声科技的投资,是非常典型的案例,持股过程中,因为市场情绪过于颠荡起伏而颇受煎熬,最后在做空的新闻冲击下出局。也许,以后可以专门写一篇文章谈我这个经典投资案例。在投资的过程中,对于投资的决定需要足够的自信才可以坚定持股,但是在持股的过程中,就是你认为最有信心的股票,也可能在某一些情况下,比如投资者情绪不好的时候,比如公司经营过程中出现一些小问题的时刻等等,都会让你摇摆不定。

 

既然你当初投资的时候如此自信满满,怎么偶尔会出现信心动摇呢?我对此种的情况一直找不到解释。在《说吧!莫言》一书中,莫言的一句话击中了我:“永远自信的人,不是白痴,就是魔鬼。”这让我释然了,你最初怀有自信投资的公司,在过程中也难免有怀疑、动摇的时刻,这是作为有限的、易受情绪影响的人性使然。如果最初的投资决定是基于完整的投资逻辑、完全符合自己的投资策略,即使因为自己的情绪或者因为公司的噪音产生了怀疑,那还是要控制自己的情绪,坚决听取内在理性的声音。谁都有怀疑的时候,但最终要相信理性,培养足够强大的理性是投资者一辈子要修炼的功课。

 

 

所谓对1000个投资主意说不,就是设立严苛的投资标准,寻找投资绝品,其最终标准就是芒格说的:“我们偏向于把大量的钱投放在我们不用再另外作决策的地方。”

 

 

(201832日于安大略湖畔,其时华夏大地元宵佳节。)